首页 > 社会写真 > 姐姐的求学时代

姐姐的求学时代

日期:2019-09-07 11:36:37 来源:铜仁日报
      上世纪70年代,农村生活极其艰辛,温饱问题一直是人们心里的伤。我的姐姐是幸运的。尽管家里穷,下肚的多是玉米红苕,但总能勉强填饱肚子。在拼劳力抢公分的年代,父亲披星戴月硬是撑起了风雨飘摇的家。姐姐则躲在父母的双翼下,过着并不殷实的童年。

没有鲜花和掌声的童年,在悄无声息中逝去,姐姐从岁月的指缝间悄悄长大。为了不让姐姐步父母的后尘,父母咬紧牙关将她送进村小。在重男轻女盛行的年代,姐姐成了大伯大妈眼里的另类。在那幢破烂的学校里,两个上课干活两不误的民办老师成了姐姐捡拾知识的指引,在那间凹凸不平满是灰尘的教室里,姐姐开始接触中国的象形文字和一些简单的数字。童年,在父母的庇护下,姐姐那绣着花朵的烂书包里装着老师随意布置的作业和岁月流转的记忆。

姐姐是单纯而质朴的花朵,悄无声息地涉过青春的河流。白天,枯坐在教室,把虚无的理想层层剥离,一些漫无边际的幻想,像午夜的烟花一闪即逝。姐姐知道,农村贫苦家庭的女儿,不该有太多的期盼,于是,她学会了打包和收藏。看着父亲早出晚归,母亲勤俭节约,她逐渐懂得了分担。无论是寒暑假,还是周末节假日,她都争当父母的好帮手。放牛、砍柴无疑成了她的业余。几年下来,她练就了一把好力气,能挑能抬,一点也不逊色村里的同龄男孩,常常让邻里大叔大娘艳羡不已,父母也因有一个懂事的女儿而倍感骄傲。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业的长进,村里也不能再读了。为了让姐姐继续学业,母亲翻山越岭打点关系,让她走进了大龙附中。第一次离开父母独立生活,每周还要自背生活所需,跋山涉水到学校,面对陌生的人群和陌生的环境,姐姐慢慢学会了坚强。对姐姐而言青春是一部奋斗史,其间的历程有隐忍和坚毅,也有拼搏和光荣。

初中三年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在人生第一个分水岭上,在万人挤走独木桥的年代,姐姐彻彻底底地败了。因为她没有懂文化能辅导她的父母,她也没有全身心地投入。读书,于她而言只是一个过程,一个她认为提得起放得下的活。这次失败她竟然心安理得,尽管如此,父母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曾奢望她能吃上“皇粮”,能识字算数,不步他们的后尘即可。家,在父母的苦心经营下,渐渐殷实了起来,本该回乡给父母施以援手的姐姐,看到村里同龄男孩纷纷到县城求学,她也想在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再拼搏一回。就在那年七月,红日高悬,天气异常酷热,金黄的稻谷搭在田埂,村里村外,响起丰收的捶打声。母亲放下繁忙的活,徒步60多公里进城打点关系,终于在三中一老师的指引下,为她找到了一张弥足珍贵的“入场券”。

秋收过后,姐姐再一次背着行囊,踏上异乡求学的旅程。那天清晨,在父母的千叮咛万嘱咐下缓缓上路,姐姐无心观赏沿途的风景,脚步一直朝着学校的方向。到了学校,她第一次看到了乌江、城市,看到了山外的另一个世界,那里有高楼,有家乡没有的喧嚣和繁华。初来乍到的她像一个找不着北的小孩,眼里充盈着惊喜、茫然和不安。她知道,没有父母在身边,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城市,要学会自理和坚强。于是,她渐渐学会了独立,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尽管如此,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姐姐依旧没有交出满意的人生答卷。这一次,她真的认了命,背着行囊一步步从县城回到了生她养她的故乡。该努力的都努力了,父母也才觉得该放下的得放下。没有了希望的日子平静如水,她依旧和父母一道,追赶着故乡那轮火红的太阳。

回望姐姐的生命轨迹,生活赋予她的几乎全是奋斗和打拼。(陈顺)

关于铜仁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铜仁网站新媒体中心 技术开发

咨询电话 :0856-6909010   

CopyRight © 2012-2019 铜仁网站